"以诚为本" "保密第一",满足每一位客户的特定需要,追求用证据说话。我们始终坚持在国家法律的范畴内,广泛收集,谨慎调取证据,用法律的武器保护客户的合法权益!
易同调查
广东易同律师事务所--调查取证部
当前位置:首页>>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企业标侵权调查案例
文章来源:易同调查取证部作者:admin发表时间:2020-8-15浏览:3830次


     在我们处理和接受的众多的商业调查案例中,其中不乏有多例的商标侵权的案例,这些案例往往表现的比较明显,但是在目前中国的经济在与国际接轨一些商业活动中,有某些人或某些厂家,明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但是依然我行我素,不顾他人的利益受到伤害,依然在自己的商品上打上别人的商标,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欺骗和蒙蔽广大的消费者。

 
   我们曾经接受了一个国外知名品牌的服装厂商的委托。委托人拿着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几件T恤和牛仔裤都是假冒他们的牌子在市场上进行销售的。由于其名牌效应这些服装在市场上的销售很好。消费者并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名牌并不是真正的厂家制造的,所以因为价格的低廉而购买者也非常踊跃,大多数的消费者还以外这个品牌的价格就是这样低廉。所以购买者趋之若鹜。当委托人的工厂得知这些情况时,他们的真正的品牌服装反倒没有人光顾了,消费者的购买便宜的心理始终是第一位的。因此使这个名牌的服装在中国的销售大幅度下降,直接影响了国际知名品牌的信誉和利益。为此这家名牌厂商找到我们请求调查在市场上进行商标侵权的恶意厂家。

   深圳私家侦探|深圳侦探公司|老公有第三者|老婆外遇怎么办|深圳婚姻调查|深圳科技寻人|24小时跟踪

 
    我们根据厂家提供的商品样板开始了寻找侵权的厂家。一般的生产厂家都是有自己的品牌服装,如果是来料加工则也会按照合同以及样板进行生产。在合同规定的范围内将所生产的服装完成并将委托的一切交还给委托方。决不肆意私下生产名牌厂家的产品。
     但是有些服装厂在接受了来料加工以后便将委托厂家的名牌产品进行仿制生产,同时又将名牌厂家的商标随意贴在服装上,这样在市场上便会出现一些名牌产品低廉价格的名牌服装。

     我们在市场上仔细寻找那些真正的生产厂家,但是这些生产厂家是不太容易找到的,他们的产品一般不是自己进行公开销售,而是通过一些小型的销售商在外面进行销售,当然这样即销售了产品同时也可以减少因仿冒名牌带来的风险。我们在各个服装批发市场进行了大量的暗中调查,一直没有发现真正的生产厂家,一些小型销售商只是凭着在市场租来的一个小小的商铺进行批发销售,但是实际上他们的销售额并不大,我们私下里与几个有销售这个名牌产品的服装批发的老板进行接触,他们都不知道生产这些服装的真正生产厂家在什么地方,反正是有人来推销看着合适就接受,看着所销售的服装赚钱当然高兴了,谁还管他是谁生产的?我们这样询问了许多销售商大家都说不出一个准确的生产厂家的地址。
    其实后来我们进行了分析发现,不是他们不知道,是谁也不愿意将生产厂家的地址告诉别人,特别是同行,他们怕自己的生意被别人抢去,所以根本不可能将从何地拿货告诉外人。根据这个问题我们不得不改变了调查方式,经过我们长时间的调查发现了其中有个商铺里全部是卖这种品牌的服装,但是我们经过仔细的辨认,肯定一点这个商铺的服装也是仿冒的知名品牌。我们把注意点集中到了这个商铺,但是在外围的调查一直没有结果,调查不得不搁浅了,但是我们的调查员没有停止对这个商铺的观察,有一天突然看到这个商铺需要招工,我们立刻让一名女调查员小波去应聘,在得到老板的同意后,小波正式成了这家服装批发商商铺的营业员。在这家商铺里小波努力的工作,在每天的销售工作中注意寻找假冒侵权的生产厂家。

  
  这天正当小波在卖服装时,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中年男人来找老板,小波从里面把老板找来,只见老板看见这个人以后,立刻眉开眼笑的迎上前去,非常客气的请那个客户到里面喝茶。小波知道在里面喝茶才是老板的真正客人,也就是说这个人对老板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不然老板是轻易不肯让客人进入到里面谈业务的。小波机警的打电话通知了我们,我们立刻派人赶到小波打工的商铺,在外面布置好人员进行监视。
     大约一个半小时那个中年男人走出了商铺,和老板互相致谢然后离开。只见这个中年男人走到附近的停车场,从里面开出一辆白色“桑塔那”轿车,他熟练的驾驶者汽车离开停车场。我们的调查人员也紧紧跟着这个人出了停车场。他不慌不忙的驾驶着“桑塔那”在川流不息的大道上行驶。“桑塔那”一直向南头驶去,但是谁知道他在南头绕了一圈,然后又驶入了原路,去了南头。此时已经是下午6点以后了,街道上下班的人流不断,“桑塔那”渐渐的放慢了速度,当汽车来到超市后,这个人把车停在了路边,他竟然下车进了超市。由于此时在超市购物的人多,对我们的观察虽然比较有利,但是在超市内的人来人往跟踪也不方便,后来考虑毕竟超市的出口就一个,我们便在目标人的汽车旁等待。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个人就是不出来。直到晚上9点也没有见到这个人从超市出来,我们感到很疑惑?随后我们进入超市,楼上楼下的找了几遍就是不见那个中年男人的人影。他不见了。
     但是我们的调查人员一直守在门口他不可能离开,再说他的“桑塔那”汽车还没有开走,为什么他人就不见了?大约晚上10点半左右我们发现有个27、8岁的女人来到汽车旁,只见她非常轻松的用钥匙把车门打开,然后坐进去,发动了汽车。那个女人竟然开走了“桑塔那”。我们的调查人员感到非常奇怪,然后又立刻跟踪“桑塔那”。但是此时调查人员感到莫名其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人没有来开车?反而是一个女人把车开走了?难道这车不是那个中年人的?我们随着“桑塔那”到了一处豪华的高层住宅附近我们停下了车,看着那辆“桑塔那”开进了地下的停车场。此时我们感到事情变的复杂了,原本认为只要跟上那个中年人就可以找到那个仿冒名牌产品的工厂,但是现在却发现那个中年人竟然在超市失踪了。线索又断了,丢掉了目标人,我们只好把目标先锁定在那个“桑塔那”上,看看“桑塔那”到底是属于谁的?

     经过多方调查,我们得知“桑塔那”的主人是一个叫菲菲的女人,菲菲现年28岁,江西人、目前在那家超市某部门任职。已经在此工作了2年多了。在本市的关系不多,没有结婚。从这个女人的社会关系上来看似乎非常简单,但是那个使用她的汽车的中年男人到底是谁?和她什么关系?这些才是我们需要的真正资料。没有办法找到那个中年男人,我们的主要目标就集中在菲菲身上,相信菲菲还会和那个中年男人联络的。
     我们就这样一直观察菲菲,连续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那个中年男人的身影。这天我们依然在超市附近观察菲菲的动静,上午10点左右突然发现那个中年男人又出现在菲菲的“桑塔那”旁,他拿着车钥匙打开了车门,然后又开走了“桑塔那”。我们兴奋的尾随“桑塔那”,一直从南头跟到了一个工业区大门口附近“桑塔那”停了下来,一会那个中年男人走下了车,头也不回到走进工业区,看他轻车熟路的沿着工业区的石板路轻松的走着,我们估计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了。到了一个工业厂房楼下,中年男人沿着楼梯走上了二楼,我们的调查人员也尾随而至,他上了二楼以后进了一个房门,我们的调查员走到跟前看到一个黄铜厂牌,写着“某某服装厂”。原来他是到这家服装厂来了,这个中年男人进去了很久,快中午才从服装厂出来,我们的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继续跟踪中年男人,另一部分留在工业区,搞清这家服装厂的情况,搞清楚服装厂和中年男人的关系。
     中年男人开着车又回到了南头,依然到超市把“桑塔那”停在路边,然后又走进了商场。这次我们没有象上次那样,调查员一直跟着中年男人走进超市。在中年男人后面一直走到一个办公室门口,只见那个中年男人敲了敲门,然后就推门进去。大约十几分钟他又走了出来。我们的调查员继续尾随他走出超市,他一路悠闲的走到附近的一个住宅小区,走进了2栋1单元上了二楼,我们的调查员观察到他打开了201室的门。
     由于找到了中年男人,我们立刻通过有关方面进行调查,了解到这个房间的主人叫王军。以前是在某国营服装厂工作,后来辞职下海,自己开始了服装加工生意,下海后可能干的不错,生活过的还算富裕。几年下来房子、汽车都有了,这几天由于汽车在修理厂进行大修,所以汽车不在家。最近出去办事一直是用菲菲的车。

     但是有一个情况引起我们的注意,就是王海做了这么些年的服装加工生意,谁也没有看见他有服装加工厂,可是外面大家都知道王海的生意做的很大。根据这个情况我们分析王海可能与仿冒名牌商标有关系,也许他的服装加工就是仿冒名牌产品才得以有销路。
另外一路调查人员在工业区里详细的了解了那家服装厂,经过调查,这家服装厂并没有真正的品牌服装,其工厂的生意也完全是靠给别人进行来料加工。
     为了搞清这家服装厂到底有没有仿冒名牌产品的生产,我们展开了对这家服装厂的秘密调查。通过我们的长时间观察和了解,我们发现了这家服装厂正在生产我们调查的那个名牌服装。根据我们的调查人员的调查,得知这家厂的定单是那个叫王军的人下的单。但是具体这批服装到底销往哪里工厂一概不知。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找到王海的服装最后的销售地点,我们才能确定王军就是那个假冒名牌的主要祸首。
     由于掌握了王军和服装加工厂的情况,我们就只有等待最终的结果了。
     在商铺做营业员的小波突然打来电话说今天晚上可能商铺要进货。老板已经告诉他们几个营业员在打扫库房,但具体的是什么货老板没说,小波说通过向其他几个老的营业员打听知道,又是一批新货。小波问是什么牌子的?他们说还是老样子。小波怕问的太多引起怀疑,所以也就不再继续问下去了。
     我们根据小波提供的线索马上加强了在服装厂的观察,同时在南头也对王军的行踪进行了严密监视。果然晚上七点左右王军搭的士离开自己的家,然后乘的士直接到了工业区的服装厂门口下车。十几分钟以后两辆人货车停在了服装厂的楼下,一会从楼上走下来搬运成捆的服装的工人,这些工人陆陆续续的从二楼把服装搬运到人货车上,近一个小时两辆人货车已经装满,过了一会就看见王军从楼上走了下来,上了人货车离开了工厂。
     两辆人货车载着满满的服装慢慢的向市内开去,将近一个小时人货车来到了那家商铺门前,商铺的老板和营业员们都早早的等候在商铺门口,汽车一停下来,马上就开始卸车,不到一个小时车上的货全部卸到了商铺的仓库。后半夜1点左右王军终于离开了商铺,搭的士回了南头他的家。然而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被我们的调查员全部拍摄下来,从这一系列的行为可以看出王海就是这个名牌服装的仿冒者,他就是依仗着他以前在服装业的身份,十分熟悉服装加工的流程,而且对服装的流行趋势把握的很准,他能够很早的得到世界各国每年服装的流行款式,及早的按照名牌的款式提前进行加工生产,当真正的名牌产品上市以后,王军的仿冒名牌服装已经在市场上占领了一席之地,一季服装销售完成以后,真正的名牌真品已经卖不动了,由于价格方面的因素真正的名牌服装在市场上已经没有竞争优势了。

博皓后记:
     利用他人注册商标信誉,尤其是仿冒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注册商标信誉推销商品(服务),牟取不当利益,是制售者进行商标侵权行为的动因,也是这类商标侵权行为的本质特征。但在不同的商标侵权行为中,非法利用他人商标信誉的方式不同,有的直截了当,有的隐蔽曲折。这些商标侵权行为,都是利用他人注册商标信誉的方式进行的,对消费者更有欺骗性,因为商标侵权人虽然法制观念不强,但文化素质较高,法律知识较多,一般不会明目张胆地假冒他人注册商标,即在自己商品上使用他人在相同商品上注册的商标,其假借别人注册商标信誉的方式往往表现为在自己商品上使用的商标与他人在相同商品上注册的商标近似,或者在自己商品上使用的商标与他人在类似商品上注册的商标相同或近似,有的甚至不在自己使用的商标上做文章,而只是在自己商品上使用与他人在相同或近似的商品上注册的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文字、图形作为商品名称或装潢。但不管其形式如何千变万化,其实质仍然是利用他人注册商标信誉来达到牟取不当利益的目的,从而也不可避免地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损害商标注册人的合法权益。 

                                                               24时商业调查委托热线0755--88834007(10条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